小毒蛇的毛

大家好! 小毒蛇的毛就在此地。 我发觉小毒蛇的毛真的很爱特别古怪的事物。 记得以前替自己去过一个名字, 叫“污染琴”。 朋友网友听见了都三条线。。。那是什麽东东啊? 其实我觉得任何一个名字被录用的时候都有自己的意义, 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污染琴代表的就是本小姐并不是什麽干净的人。。。不干净不代表是臭臭不洗澡的那种啦! 而是任何人心中都有的龌龊之地。 而小毒蛇的毛则是因为想要特别一点的感觉而取的。。。小毒蛇的毛? 小毒蛇还有毛? 我觉得蛮好玩的。。 米咻岚岚就是可爱的我啦! 哈哈哈。。不好意思。。。 而这些好玩的, 古怪的, 特别的, 污染的特性都存在我的心中。 所以我总是相信自己是无法被取代的! Read More

喂喂喂! 我是变态哦。。。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電話號碼總是被很多奇怪的人知道,而且經常問我奇怪的問題。 “小姐,一個小時一百塊,要嗎?”什麼?一百塊?本小姐有那么缺錢嗎?而且我還是處女,價碼要高一點! “我知道你喜歡我的,你昨天才給我你的號碼。”先生,我真的不認識你。而且這號碼。。是空號哦。。呼呼 “摸摸你的胸部,會很爽!”啊!小毒蛇的毛沒有奶奶!只有毒和毛,要我咬你一口嗎? “我想把你變成我的專屬娃娃。”馬上關機。好恐怖啊。。我不是娃娃,我是蛇。 “幫幫我,好嗎?”我自己都不ok,要怎么幫你呢? “嫁給我!”呵呵,如果每一個說這樣的話的人我都要嫁,那么我應該已經嫁了上萬次。 “你不要那么囂張!賤人。自以為很有錢就可以了嗎?”沒錯,本小姐,本名媛,本姑娘就是愛囂張,不爽就滾一邊。但是我不是有錢人! “可以教我功課嗎?”啊!怎么敢請求智商超高的我啊!你會明白嗎? 雖然已經是用私人號碼,但總是有莫名其妙的人。

整晚的相拥

还在睡觉,床边的白色电话不断的响。 我喜欢白色,因为当白色慢慢被肮脏的污物沾染,白与黑融合在一起,我心里会有一种快感。Oh..Ya! 原来是朋友Keith打来的,一来就说:“YO,美女,在做什麽?”标准ABC的调调。 “F*ck,你那么早打来干嘛? I wanna kill you.!”我看看时钟,才凌晨5点!我不是老公公老婆婆,不会那么早起的! “cool down girl…今晚meet一下,ok?” “你去死啦!”说完,我直接盖他电话,电话线拔掉,睡回去。 但是被打断的睡眠已经没办法回去了,妈的。。 算了,起来看DVD。 看到一半,门铃响了,原来是Keith. “Pizza?”Keith笑笑的看着我,完全不计较我刚才不礼貌的行为。 无力。。反正也睡不下了。。就吃Pizza吧。 Keith坐在我旁边,手从后面拥我,很温暖。 不知道是不是吃饱了还是他的手真的太温暖了。 即使在看着恐怖电影,我还是靠在他肩膀睡着了。 Read More

啊!论文!论文!

啊!论文!论文! 走在大学里,平时不交谈的同学一直问你的论文准备的怎样呢?题目还好吗? 我永远都Cool Cool的说:“Thx for your concern!How bout yours?” 他们怎么会天真的认为我会天真的告诉他们呢? 我喜欢大学这块院地,比起Secondary或者Primary,它都有比较自由的生活。 我一直都在追寻自由因为知道自己的不自由。 我喜欢踩在干枯的叶子上,听它被我踏上时发出了“嚓”“嚓”“嚓”声。。越大声心里越痛快。 虽然踩了这些枯叶后,我的脚通常有属于它们的味道,类似霉味以及死亡的味道,绝对不是舒服的清新的。但还是乐此不疲。 偶爾太陽不大,我會靠著樹,睡覺。 但這些平靜的日子被論文打破了。啊!!!我的論文啊。。。要怎么辦?

伤痕

一直以为我的心即使被伤的再深, 都不会有伤痕, 能自动的痊愈。 原来, 伤痕没有复元。 只是越来越深, 越来越刻骨铭心, 最后, 才知道原来一条又一条细微的伤痕能那么痛。 —————————————————————————–I always thought i would not be hurt, but now I Read More